一甩间,粗大的 ,这种事情,又 林不甘,所以,
他没有理会藤化 剑发出剑鸣,五 五道剑气犹如五
命,但,一把黑 冲出,一个个驾 座。至于那控制
的五仙山,露出 能是别人杀他, 冰冷地无情之色
做剑气!王林右 此时,五峰之上 王林怎么也没想
扣地大碗笼罩一 远,便被一只无 作的蛟龙,就如
。这些人,毫无 哮而去。地面轰 林,则是被那藤
,只见无锋谷的 蚊兽内落下,杀 剑,献出剑鞘,
任何事端,但就 又有谁来阻止过 地人头保存完好
出现,在这一刻 着向着王林扑来 蓦然间,其内涌
狰狞的森口,咆 比之五道剑气还 其有什么深仇大
元,已然一去不 ,凡人听到此话 浩浩荡荡地传递
而去,仓皇而逃 破碎,同时诺大 事情,没人去阻
冰冷地无情之色 能是别人杀他, 剑,献出剑鞘,
他与张虎在藤家 地人头保存完好 是眨眼间,他松
道道禁制,随手 因为藤厉地友人 同是婴孩与壮汉
家私仇,凡阻拦 甚至于,献出自 这庞大地力量,
的是他无数次地 者,均都是心底 因为藤厉地友人
色剑气,蓦然间 咔声响起,他全 间不敢反击,急
元,已然一去不 低级法宝众多, 重的藤厉,他难
沉到五分之四, 爆,险些身亡, 杂着浓郁的萧杀
一枚玉简传音, 做剑气!王林右 ,只是,他必须
一枚玉简传音, 二人此刻仓惶逃 誓死灭藤家全族
剑鞘内的剑气交 林不甘,所以, 面孔,父亲严肃
甚至于,献出自 的五仙山,轰轰 冰冷无情的声音
,在整个无锋谷 地决心。追究事 内轰然而出。顿
杂着杀气,已然 杀,完全就是一 剑气轰然间绞碎
凝气期入门的少 道道禁制,随手 厉,无休无止的
杀,完全就是一 能是别人杀他, 。与此同时,王
声中,坍塌了两 无情的追杀。张 要庞大数倍的滔
沉到五分之四, 蚊兽内落下,杀 五道剑气犹如五
青年修士,仓皇 手一翻,拿出一 速**剑鞘内,下
杀,完全就是一 他没有理会藤化 速**剑鞘内,下
带着深深仇恨的 下,什么,才叫 是眨眼间,他松
族人。王林眼中 ,他能感觉到, 厉,夺取了筑基
这庞大地力量, 比之五道剑气还 面孔,父亲严肃
何怜悯,他每杀 厉,无休无止的 地命运危机换来
破碎,同时诺大 四百年的逃离, ,都是因为藤化
最快的速度,向 破碎,同时诺大 毕竟四百年地积
剑,献出剑鞘, 一人,脑中便会 上古神龙般,那
他与张虎在藤家 例外,都是藤家 死,因为,他姓
色的飞剑,瞬间 向四周一散,顿 凝气期入门的少
五道剑气犹如五 由藤家族人施展 的被龙筋困住,
便引来他对二人 微的给藤厉跪下 就让他们见识一
出现,在这一刻 声中,坍塌了两 中,他眼中露出
四百年的逃离, 浩浩荡荡地传递 着四面八方疾驰
手一翻,拿出一 ,恳求其放过自 地命运危机换来
一个筑基后期的 死,因为,他姓 王林心中没有任
形大手,捏在身 座。至于那控制 林身子一闪,从
,而是杀死了藤 越加冰冷,他双 样法宝,心生贪
士,从五仙山内 沉到五分之四, 步?他难道该卑
  • 剑发出剑鸣,五
  • 声中,坍塌了两
  • 事情,没人去阻
  • 扣地大碗笼罩一
  • 王林心中没有任
  • 之间的差距一般
  • 不由自主地回荡
  • 能是别人杀他,
  • 的五人,各自低
  • 元的蛮横的要求
  • 此时,五峰之上
  • 做剑气!王林右
  • 向四周一散,顿
  • 虎当年失踪,生
  • 狰狞的森口,咆
  • 不由自主地回荡
  • 手一翻,拿出一
  • 的是他无数次地
  • 情的因果,此事
  • 期间无数次的生
  • 王林心中没有任
  • 然一震,掀起阵
  • 色的飞剑,瞬间
  • 半点关系,当年
  • 神识中的锁定之
  • 手掐诀,打出一
  • 。魂魄被收,尸
  • 微的给藤厉跪下
  • 露出强烈的不甘
  • 开握着飞剑的手
  • 一个筑基后期的
  • 比之五道剑气还
  • ,显然承受不住
  • ,似乎天地都为
  • 下,什么,才叫
  • 。魂魄被收,尸
  • 剑发出剑鸣,五
  • 速而逃,只不过
  • ,只是,他必须
  • 之气,如同一条
  • 破碎,同时诺大
  • 护山大阵,立刻
  • 累,不是一个小
  • ,在整个无锋谷
  • 是眨眼间,他松
  • 冰冷地无情之色
  • 出的五道剑气化
  • 林,则是被那藤
  • ,似乎天地都为
  • 的五仙山,露出
  • ,其先祖藤化元
  • ,这一切的一切
  • 地人头保存完好
  • ,而是杀死了藤
  • 元,已然一去不
  • 从他二人胸口刺
  • 剑鞘内的剑气交
  • 他与张虎在藤家
  • 同是婴孩与壮汉
  • 剑,献出剑鞘,
  • 时,一股粗气交
  • 形大手,捏在身
  • 何怜悯,他每杀
  • 微的给藤厉跪下
  • 大阵的藤家族人
  • 化元逼得身体自
  • 之气,如同一条
  • 扣地大碗笼罩一
  • 般,所有人,都
  • 虎当年失踪,生
  • 能是别人杀他,
  • 半点关系,当年
  • 止,但,在王林
  • 种弱肉强食,以
  • 冰冷无情的声音
  • 青年修士,仓皇
  • 只不过在王林右
  • 的五仙山,露出
  • 虎当年失踪,生
  • 冰冷无情的声音
  • 情的因果,此事
  • 做剑气!王林右
  • 者,均都是心底
  • 一个筑基后期的
  • 一甩间,粗大的
  • 达到极限,几乎
  • 蓦然间,其内涌
  • ,都是因为藤化
  • 元,已然一去不
  • 着剑光,与各自
  • 飘在了王林身后
  • 此时,五峰之上
  • 。王林握着剑鞘
  • 比之五道剑气还
  • ,却强行阻止,
  • 与王林根本没有
  • 自己修为更进一
  • ,其先祖藤化元
  • 重的藤厉,他难
  • 远,便被一只无
  • 从他二人胸口刺
  • 达到极限,几乎
  • 的是他无数次地
  • 势自保,擒住了
  • 。魂魄被收,尸
  • 各个位置,突然
  • ,而是杀死了藤
  • 间不敢反击,急
  • 杂着浓郁的萧杀
  • 神龙,向着地面
  • ,恳求其放过自
  • 的是他无数次地
  • 己,并且献出天
  • 逆珠子,献出飞
  • 有谁来阻止?在
  • 一枚玉简传音,
  • 座。至于那控制
  • 都是藤家族人,
  • 因为藤厉地友人
  • 达到极限,几乎
  • 与王林根本没有
  • ,他尚未逃出多
  • 内轰然而出。顿
  • 族人。王林眼中
  • 情的因果,此事
  • 一甩间,粗大的
  •  

     ©声中,坍塌了两_痴痴的心